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首页 > 怀孕知识 > 分娩 > 怎样才能安全分娩 减少分娩痛苦?

怎样才能安全分娩 减少分娩痛苦?

发布时间:2012-11-29
关键词:分娩
导读:古人称生孩子如过鬼门关,虽然现代医学极大降低了分娩的危险,但很多孕妇仍对分娩感到恐惧。怎样分娩才安全、科学?本文为你详细叙述。

  生孩子这件事,也许对大多数的女性来说,都是既盼望又恐惧,必须咬着牙关、硬着头皮甚至是豁出性命去闯的一道关口。我是一名27岁的、刚刚荣升妈妈行列的人。对生孩子的恐惧可以一直追溯到我的童年时代。我的一个远房表姑在一次难产中失去了性命。当时,大人的哭泣和叹息、悲痛、阴霾的气氛、披麻戴孝的送葬队伍……全部被我和“生孩子”联系在了一起,深深刻进我幼小的心灵。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从各种途径所得到的生孩子的印象,几乎无一例外是产妇撕心裂肺的惨叫、痛苦无助的挣扎、变形扭曲的面孔……虽然,现代医学已极大地降低了分娩过程的危险性,可每当提起十月怀胎和分娩过程,做了母亲的人都觉得是非常艰辛的。这一切都加深了我对生孩子的畏惧。

  可我是那么喜欢孩子,尤其是遇到了我生命中的爱人后,心底深处,为自己爱的人生儿育女的念头更是一天天清晰起来。因此,当我们的宝贝不期而至时,我义无反顾地选择将其留下。

  我对自己说,我要顺顺当当地生孩子,还要孩子健康漂亮、聪明活泼。为此,我拿出十二万分的热情与精力投入到优生优育的“事业”中。那九个多月时间,我读了不下三十本各种相关的书籍,定期去听孕产讲座,经常向妈妈们聊天取经,笔记都做了三万多字。每天,我坚持均衡的营养,合理的锻炼,耐心的胎教,关于分娩方式、过程、注意事项等,我更是熟记到简直可以开讲座的程度。知识的积累确实使我受益匪浅。我不再认为分娩是一件可怕、危险、痛苦的事情。我想,只要我了解产程,掌握正确的用力方法,与医护人员密切配合,我的宝宝一定会平安出世的。

  对孩子的等待既是焦急的,又是甜蜜的。我的预产期是9月25日。23日夜里,我上厕所时觉得内裤有点湿,一看是见红了。我知道临产前两个星期见红都是正常的,何况我还完全没有宫缩。这样,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我才和丈夫收拾东西去了医院。

  到了门诊,那位一直给我做产检的老教授给我仔细做了检查,建议我入院。我躺到检查床上,护士推过来一台胎心监测仪,很快我就听到了“嘭——嘭——嘭——”的宝宝心跳声。我正想闭上眼睛享受宝宝给我奏响的音乐,又有一个护士拿着本子走过来,边问边记录,末了,她笑着说:“你的医学常识很丰富呀!很多人都一问三不知,要都像你这样就好了!”这小小的恭维倒是给我增加了信心。

  住院第二天晚上9点多的时候,我的肚子开始痛了,我告诉丈夫,开始宫缩了,他便用力握紧我的手,另一只手给我轻轻揉着小腹。有他安慰着,我感觉好多了。丈夫很细心,将我每次宫缩的时间、间隔用小本子记得清清楚楚。快12点的时候,我痛得在床上躺不住了,期间,护士来看了我好几次,直到见我宫缩已经缩短至三四分钟一次,便叫我到待产室去。凌晨1点钟,助产士来了,她给我做了几次肛查以后,便给我人工破水。

  我的宫缩越来越密,仿佛才刚一停下就又来一次。肚子里像钻进了一个发了疯的小人,正拿着刀在乱砍乱捅;又像是有一只手正在死劲撕扯着。最糟糕的是,下腹和尾椎一个劲地往下坠,像坠着个秤砣,人就不由自主地想用力将它推出体外,可偏偏这时又不能用力,因为宫口还没有开全,那种难受劲太折磨人了。尤其剧痛袭来时,以前学的腹式呼吸完全派不上用场,很多次我只有紧紧抓住床的栏杆。两点钟时我的宫口开了三指,我问助产士大概什么时候生,她说可能六七点钟吧。

  终于被我熬到清晨6点。助产士扶我上产床,有条不紊地消毒和做准备,我也振作了一下精神,等她说“可以用力了”,我马上配合宫缩,一次次地用力。剧痛仿佛是洪水,一用力就像是开了闸,有了泄洪的通道。当时我心里还有点疑惑:5点钟的时候宫口才开到六指,这么快就开到十指了吗?但基于对医护人员的信任,我没有追问。当助产士再一次为我做肛查后对我说:“快别用力了,宫口还没开全,小孩的头都挤水肿了!”什么!我心想,孩子千万不能有差池啊!

  又是一分一秒地熬到了8点钟。产房里眼见热闹起来,我身边一下子围起了五六个医护人员,主治医生拿过氧气管来给我吸氧,主管护士给我吊起了一瓶催产素,副主任医师检查过说我可以用力了……我按照医生的指示一次次用力,中间又听到他们说“要侧切”。阵痛一阵紧似一阵,我明显感到自己快精疲力竭了。看看钟,9点了。医生说,产程拖长了也不好。副主任医师便走上前来给我施加腹压。她一阵紧似一阵地向下压挤着我的肚子,我张大了嘴拼命地吸气,却一口气也吸不进来,想说话却又发不出一点声音,正觉得眼前发黑、思维涣散时,隐约听到有人说:“好了,头出来了……肩膀……接好了!”我的胸口一下畅快了,急忙深吸了一口气,奇怪,孩子生了,我自己怎么没感觉?孩子呢?我看到一个乌青的小身子背着我被倒提着给拍了两下。没有哭声,我的心揪了起来。又一阵忙乱,小身子又被倒提拍了两下,我终于听到了一声啼哭——虽然不甚响亮,可对我而言就是天籁啊!副主任医生对我说:“你放心,孩子很好,是个女孩,很漂亮!”真的吗?我勉强放下心,急着要看孩子,她们笑道:“别着急,给宝宝洗完澡,让她吃妈妈的奶,你可以看个够!”

  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孩子终于被送到了我怀里,我把她贴身地搂住,怀着一种近乎虔诚的心情仔细地看着她——真的好漂亮啊。那一刻,我是那么幸福与满足,这一晚,整整经历12个小时的痛苦已变得微不足道。当这一阵幸福的狂澜卷过,我再一次仔细打量女儿时,明显地感觉到孩子的头向左侧偏成斜长型,用手轻轻一碰,像是碰到一个水囊。对了,这该是在我宫口还没开全时用力挤压造成的吧。这可怎么办呢,什么时候才会好,会不会影响她的容貌和智力?这么一想,更多的问题纷至沓来,在我宫口刚开时,助产士便给我破开羊水,人工破水有必要吗?如果不先破水,让产妇多站立、走动,利用重力是不是可以缩短产程、减轻痛苦?如果一定要人工破水,什么时候合适?在子宫颈扩张期间,医护人员是否该向产妇提供有效的止痛措施?临产时,不是应该使身体与地心垂直,让地心吸引力帮助分娩顺利进行吗?为什么医生还是让人躺着分娩?什么时候该施加腹压,怎样施加腹压才是安全的?我的孩子就是被压得缺氧的吧,这种窒息会对她的大脑发育带来什么潜在的、不利的影响呢?看着怀里的女儿,我心里乱糟糟的,充满了疑惑和担忧。唉,书到用时方恨少,我的孩子已经出生,时光不会倒流,但这些问题对于那些正准备做妈妈的朋友来说,却是有价值的。到底分娩过程怎样才是真正科学、合理、安全的呢?

  医生点评:本文的女主人公是一个情感丰富细腻的知识女性,非常重视获取生育知识和完善自我的生产过程,这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因为这样可增加医患之间的沟通。但理论需与实践相结合,很多临床实践是根据理论的原则采取相关的诊疗方式,与书本的理论并不完全吻合。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分娩过程中的精神保健。女主人公性格谨慎,从她的回忆中可看出,她的整个妊娠过程显得精神负担过重。本来,分娩是一个正常的生理过程,近年来,对精神分娩因素的重视是产科学的一个进步。产妇对分娩的安全性有顾虑,往往怀有期待、喜悦、恐惧、紧张等复杂的心态。分娩对产妇是一个巨大的心理应激,有研究表明,产妇在分娩过程中普遍存在焦虑和抑郁的倾向。而心理状态的改变可以导致神经-内分泌功能的变化,从而影响宫缩的异常而造成分娩困难。因此,产妇在分娩过程中保持良好的精神心理状态,对顺利完成分娩非常重要。

  其次,谈一下产程中的破膜现象、生产体位和分娩镇痛问题。破膜是第一产程的重要临床表现,当胎儿显露部衔接后,羊水被阻断为两个部分,在先露部前面的羊水为前羊水。随着产程的进行,前羊水内压力增大,当达到一定的程度时,胎膜破裂,羊水流出。正常情况下,这时的宫口多近开全或已开全。人工破膜有一定的适应症,若存在异常产程,如潜伏期延长、宫颈扩张延缓等情况,根据产妇的宫缩情况、宫颈扩张的速度进行判断,在排除胎儿头盆不正、胎位不正等情况下,可以实行人工破膜。破膜后要继续严密观察产程和胎儿的宫内监护,观察一段时间,如果仍然无效,则可以给予缩宫素,加强宫缩,促进分娩的进行。

  产妇分娩时的体位通常分为仰卧位和坐位。从分娩的历史和分娩生理讲,仰卧位不是理想的体位,因为仰卧位使骨盆的可塑性受限,胎儿失去重力作用而致产程延长,但产妇采用坐位,对接生人员处理产妇和新生儿时会有不便,这是坐位分娩较少采用的主要原因。另外,坐位分娩可能造成的会阴水肿和分娩快速造成的软产道损伤亦使之应用受限。某些特殊情况,如怀疑有或已诊为脐带脱垂,则应采取臀高位或侧卧位,决不可用坐位。因为脐带脱垂是危及胎儿生命最严重的急症。

  无痛分娩一直是人们追求的目标,由于产妇对无痛分娩的要求不一,世界各国实行无痛分娩的比例也不同。目前的无痛分娩分为非药物和药物两大类。非药物的方法有精神预防性无痛分娩以及与针刺相关的镇痛方法,但这些方法不能达到完全不痛,且有一定的个体差异。药物镇痛是目前常用的方法,分全身性和区域性的镇痛,多采用麻醉药物。这些方法的镇痛效果很好,但它们可对母体和胎儿能造成的影响,一直是人们最关注并有待解决的问题。

  最后,讲一讲女主人公最担心的胎儿发育问题。

  胎儿颅骨由顶骨、额骨、颞骨和枕骨组成。在胎儿期,各骨尚未愈合在一起,其间留有缝隙。各颅缝间均有软骨覆盖,故骨板有一定的活动性,因而胎头进入真骨盆便有一定的可塑性。分娩中,颅骨骨板可轻度移位使胎头变形,以适应产道,利于胎儿的娩出。通常,这种情况对胎儿智力不会造成影响,而且在哺育过程中仍有可塑机会,不会影响胎儿的相貌。

  母体的供氧、胎盘的输氧和胎儿的用氧,三者紧密相连,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造成胎儿窘迫。分娩过程中如果孕妇出现仰卧综合征或精神过度紧张,可造成胎盘血供减少;临产时子宫过度收缩或痉挛性不协调收缩亦会影响胎盘血供;另外,脐带脱垂、扭曲或绕颈等,可致胎儿严重缺氧。分娩过程中进行严格的胎儿监测的主要目的,是预测和判断胎儿宫内状况,及早诊断是否存在胎儿缺氧情况。尽早终止妊娠是对胎儿窘迫的最好防治。从本文的描述来看,患者在宫口未开全时使用了腹压,但之后她及时停止了,并无异常分娩的描述,尚不能认为胎儿有宫内窘迫现象。

  总之,分娩过程是医护人员和产妇相互配合的过程,严格的产程监测和新生儿监护是安全的保证。产前检查和孕妇的保健也为顺利生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推荐欣赏

  • 又到一年采摘季 大棚采草莓 宝宝易生病

  • 九种水果可以治男性私处疾病

  • 母乳喂养的注意事项9个不当

  • 如何培养宝宝做一个有修养的人?

  • 四条真经 宝宝洗澡不再闹脾气

  • 准妈妈产前最害怕的4情况

  • 北京红黄蓝亲子园加盟 商务部备案品自牌

  • 烫伤处理五字诀冲、脱、泡、盖、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